老钱庄

全球指数

当前位置:首页>理财 > 商品投资 > 红木 > 红木家具品牌 > 元亨利 > 正文

元亨利董事长杨波5000元起家创业史大揭秘

2014-05-14 15:31:03 来源:老钱庄财经
A+ A-
分享到:
阅读:0评论:0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的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光临搜狐嘉宾聊天室。我们今天要聊聊古典家具,从1993年靠5千元起家到现在拥有固定资产上千万元,从家庭作坊的一家小企业到现在成为中国古典家具的领军企业到登...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的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光临搜狐嘉宾聊天室。我们今天要聊聊古典家具,从1993年靠5千元起家到现在拥有固定资产上千万元,从家庭作坊的一家小企业到现在成为中国古典家具的领军企业到登陆国际顶级私人物品展的与国际品牌竞争顶级奢侈品排行榜,这家企业的发展历程给我们很多启示,他是谁呢?今天我们请到了他的领军人物,先请神秘嘉宾给我们网友打声招呼。

  【杨波】:大家好,我来自北京元亨利古典硬木家具公司,我是杨波。

  【主持人】:杨总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做客,先对网友做个自画像。

  【杨波】:我除了工作,爱好比较多,骑马、游泳,体育活动等等比较多,过去也收藏一些字画,尤其是在03年前,爱好收藏。现在根据原材料的紧缺,整天有时间就要往外跑,还要往民间去收藏一些材料。

元亨利老总杨波5000元起家的创业神话

  我的从业之路

  【主持人】:您家里祖上一直从事中国古典家具的生产制造,您是怎么走上这条道路,是家族出于事业继承人的问题让您进入这个行业还是您自己个人的喜好,让您进入这个行业?[page]  【杨波】:过去我的外祖父家一直做古典家具的,可以说我姥爷前面都是做,到我父亲这辈,因为他们做工了,我父亲这辈就断了,不做这个。但是亲戚,舅舅、姨姨一直到现在还在做这些,我走上这个道路在97年走上制作古典家具的道路。上初中、小学的时候,我们老家很多都是做作坊,刻一些图章等等,在学校的时候也做这些。等毕业以后,就是98年,97年开始,98年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做这个,非带我去越南看材料和生产家具,到那里一看,材料非常好,价钱也非常便宜。元亨利创办的时候一开始是六个人,通过七八年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三百多人,我们的定位跟其他的红木厂家的标准有点区别。首先我们的定位是做宫廷京字的产品。定位在材料上起初的定位都比较高,开始起步就是红木,从2000年开始进军海南,开发散落在民间的材料。

  【主持人】:从98年到现在,差不多有八九年的时间,创业过程中,您觉得给您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或者事情,有这样的故事跟我们分享吗?

  【杨波】:这个很多,尤其是故事特别多。因为走向收藏海南材料也是通过人,等我真到海南以后,那些在民间很多的故事,也是终身难以忘记的,比如在民间看到什么好的材料,比如无意中在棚子下面看到一块很大的板,第一次我发现最大的黄花梨材料宽度有32公分,厚度5公分,长度3米零几,看到以后浑身汗毛都起来了,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价钱非常便宜。我当时看到东西以后,也感觉自己不相信了,这么好的材料还放在现在一个角落里,就给北京的前辈打电话,当时给我的回信说那不可能,但是我遇到的这个朋友晚上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几句话,当时这件东西便宜到一万块钱,这是在农民家里,这个人也是通过朋友介绍。他说这一万块钱您给我也发不了财,但是我要骗了你的话,可能就失去你这一个朋友,几句话给我感动了,既然这样的话,一万块钱也按无所谓了,就拿回来了,拿回来以后,行家来看以后各个都感到惊讶。这样的故事比较多,散落在民间的东西,发生的故事,很意外的。包括去黎族家,深山老林的海南黎族家,因为黎族女孩在出嫁前外面都盖阁楼,草棚那样的阁楼。阁楼的柱子出来一看是黄花梨的,当然表面很腐烂了,还有一些门板,慢慢地进入到民间以后,后期好像是03年还是04年新闻媒体说我是扒房专业户,弄了半天,不光是门锄头、篱笆、锅盖都是那个东西。

  【主持人】:岁月腐蚀这么厉害的东西,也能造出美伦美奂的高档家具,红木家具对木材是不是有特殊的要求?

  【杨波】:后来时间越长,这个材料放置使用的年份越长,木质的性能越好,手感、密度越好。

  【主持人】:您说的是红木吗?

  【杨波】:现在所有的材料都这样,包括酸酯、紫檀、黄花梨更是,因为紫檀也是年份越长,它的密度越好。我想这个材料并不是长得时候有生命力,即便我们在使用家具的过程中,它还有生命力,这种生命力是你直观上看不到的,我们只能去想,为什么老的材料它的密度越高,我是这么认为,可能是砍伐以后,在使用过程中,它里面还起着细微的变化。现在材料放得时间越长,它的密度越高,比重越高。老的材料比新的材料比重是高的,我就想这几种硬木类,柏木没有研究。这些年份越长,材料的手感、密度越好的。

  【主持人】:有的时候在不经意间,我们发现很神奇的东西,没准哪家家具的桌子、椅子的腿就是杨总寻找的珍宝之一。元亨利家具原来是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一家小企业,发展到今天,荣登到中国古典家具行业的巨头企业,成功的关键是什么?[page]  【杨波】:这个关键要简单地回答,这么多年只有两个字就是“诚信”。我们老家在71年,政府行为给我们那边修路,是外贸给我们投资,投资建的厂房,全部是祖传的手工艺做这个,但是80年代基本上就解散了,因为外贸,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解散了。解散以后,家家全是作坊在这么做,但是几乎家家都在做假,比如说买一些南松,到广西所谓的桉树,因为比重比较高,其实这种材料是做木浆做的,感上颜色做成紫檀去卖,就像潘家园那样的市场去卖,过去叫黑市,晚上三四点来卖,卖完以后就回去,一两个礼拜打出一套家具来,做得非常快,价钱非常便宜,没有一件是紫檀的,但是都当紫檀去卖。

元亨利老总杨波5000元起家的创业神话

  【主持人】:假的紫檀是一个礼拜能出来,那真的?

  【杨波】:我们做家具都是几个月,基本上三个月起步。一个是速度上偷工减料,材料上是偷工减料,所说的黄花梨没有一件是黄花梨,所说的紫檀没有一件是紫檀,所说的红木也是这样。因为那个时候我不做这个,因为村子里都是亲戚,全做这个。看到这么多年家家都没有真正的起来,这个给我感触比较大。第二总结一点经验,以假贩假就是害自己。当时我没有做就有这个感觉。后来通过同学给我引进这个行,村里的书记跟我关系都很好,很多都是亲戚朋友,当时我想他们既然这样,浪费他们的工艺,很多村子里出去都打工,因为自己做的话,不够工钱,很多人培养出来,家里面都是培养人才,培养出来都出去打工了。我把家里这些人组织起来,因为原来开始创建,全是我老家的人,没有外边的人,后来慢慢引进。比如说龙凤这块,我们这边做得比较拿手的,一些花鸟人物,东面的人做得更细腻,就引进了浙江那边的人。做的过程中,引进了诚信以后,员工也是这样,只有想来的,没有想走的,几乎都是这样,很多都是慕名来。我网上也发布过,包括清明上河图用一年半的时间,大型的,非常好的艺术家就想跟我合作,他在家里边应该也是挣了不少钱,就想上元亨利,就好象是天赐一样,给他安排过来。感觉人品都特别好,没有来到元亨利以后,自己有什么雄性,就想把自身的价值体现出来。就开始找材料,找千年的樟木非常难找,运气好,我们在江西找到几棵千年的樟木,做了几个清明上河图,在国内像这么高地体现这个作品基本没有的,直径80公分,长是4米长,用了三块这个木质,整个雕刻出来,用一年半的时间,很多媒体、报纸、网站都公布了。有了这样的人才,后来又帮我设计很多东西。这也像一个故事吧。

  【主持人】:我们也听出来您刚才讲诚信两个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才会慕名而来,为什么今天我们能发展壮大到这样一个阶段,其实就是这两个字,两个字很简单,它身后的含义非常地多。

  【杨波】:有了诚信这两个字,第一从材质上,一开始的定位,我从来没有说元亨利一开始促销等等,从来没有搞过这个。别人卖得再便宜,我不去跟他竞争价格,我们是踏踏实实地,我用真才实料,踏踏实实用好的东西去做,成本即使高,我们发展到现在是沾了光。你有了好的人才,因为诚信做得好,人才会找你。有了诚信二字,人家有好的材料也会找我。刚才说的在创业过程中有没有留下深刻的人和事,我还没提人,初期的时候,我们一开始走向市场的时候,除了潘家园古玩城有古典家具以外,是没有的,我们是第一家做到居然之家。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很多爱好者,但是他们爱好的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种去买一些便宜货,潘家园古玩城有一些价钱比较便宜的,而是看到真正的东西。我们一开始出来的时候,资金也不是很雄厚,在这个过程中,一两件产品交上很好的朋友。有些手头上不可能资金很充裕,买一个材料差几百万,这些客人为了支持我这个,从宏观上来讲,感觉我们做的这个工艺确实在弘扬民族的文化,都是没有任何代价的,有好材料你把它买下来,一定要做到好东西,做到好东西你再卖给我,出现了几个这样的人。元亨利起得快这是主要的因素。你去贷款也不现实,你贷了款拿这个钱买不到东西,等你看到东西,再去贷款也是来不及。这一点,海岩老师在媒体前说过句话,有的人觉得杨波先生是纯粹的商业利益,他说我不这么认为,他说可能若干年以后,确实再挖掘我们民族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散落在民间的话,真得没有用了,我们看到了锅盖给买回来了,如果不去看的话,没准将来锅盖坏了去烧了火了,锅盖是很好的一对板桌的面。[page]  我也有不顺当的时候

  【主持人】:刚才讲的是顺的,在这几年有没有碰到不顺的,波折的情况。

  【杨波】:这几年也是碰到很多。一般讲的时候都愿意讲很顺利的事,不顺利的事,尤其是做古玩行业的,更不愿意讲不光彩的事,打眼的事等等。比如说你去千辛万苦的,我们去海南,因为去民间,都是跟农民打交道,有些黎族的人讲话各方面都非常费劲的。好不容易这个东西看好了,你去找就很难。因为下面有眼线,你找要找很长时间能发现一两件东西或者能发现家里存的料。跑了几次到那儿基本成交过程中,他不卖给你了,这种情况就很正常。2004年通过一个朋友介绍说有几十片板子,那个时候好像800块钱一斤,当时的价格应该是1200块,我觉得800块钱一斤很便宜,下面有一个负责人,我说你把它买了算了。后来我比较忙,非让我去,结果我去了,到那儿以后,五点钟下飞机,到放材料的地方就是7点多了,到那里一看也是非常激动,35天大概直径有17、18公分的老板,就是床的床木,就很激动。我说没问题,一看海南的特征全都有,就回酒店,第二天早晨通过家里人把款打到我卡里,早上过秤的过程中,对一两片感觉有点怀疑。因为那阵很少有越南,东南亚的木材进来,在仔细端详过程中,看出一些异议,像是越南的,因为想到越南没有制作家具,我也不懂,我就说这两片料就不要了。但是说不要了,客户也说你不要就算了。我就想我要不要的话,这个东西再去买就买不到,再一想一个年代的东西要么是就是,要么不是都不是。当时在燕莎那边开一个黄花梨专卖店的时候,把板子拿到现场,当时媒体比较多,还请了一些老前辈,包括木材杨家骏老师还有几位教授,当时我让他们看的时候,我说杨老师您看这块板,他说这个板好呀,特别特别像,他说这块板好,我说这个板不是。刚才那堆材料没有买,我只买了一片,我到附近的工厂也认识,找了一个抛光机一抛,纹理就暴露出来了,越南的味道全都暴露出来了,那次险些让我损失将近60万,那堆是58万的东西,感觉是非常便宜。拿回来以后那片,因为那片买了,人家不可能给我退回来,我现在带回来,到现在还留着。有的行里人要跟他们说,说这么好的皮,所有黄花梨的特征都有的,以后要买东西,包括现在后期有很多朋友上当的,也跟他们讲过,这种东西非常容易上当的。

  我们不顺当的事就是买材料不顺当。

  【主持人】:讲到材料有一个问题,有人觉得古典家具到底核心的竞争力在哪里,是你占有了珍惜的稀有材料越多,你的竞争力越高,这个材料在企业竞争当中占到什么样的地位?

  【杨波】:这个也很关键,现在做古典家具这么多,一方面机会不一样,有的可能用的比较次一点的材料,但是它有低端的客户群体,你有高端的材料是高端的群体。我们元亨利是沾了材料的光,就是黄花梨,首先我们下手比较早,当时去海南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去。因为过去也没关注过这些,我是从小特别喜欢黄花梨,可是有的黄花梨没有发现,没有发现黄花梨对人的身体那么好,没有人去研究民间还有这么多东西,早就说没有了。其实黄花梨在我的印象中,包括研科院的杨家骏老师说黄花梨没有了,谁也没有去少数民族家里去看。我们定的红木标准的时候没有把黄花梨定在里面,觉得没有了,没有必要定在里面。后来一发现材料以后,民间搜集起来,刚才说的材料竞争比较关键,这方面也确实很关键。有的你想买买不到。

  【主持人】:但是不是最核心的竞争?

  【杨波】:也不是,有的受经济方面的约束,确实黄花梨太昂贵了,我们现在做,五千块钱一斤,都面临着多少钱一克。这个竞争最核心的还是我刚才提到的成功的关键两个字就是诚信。你的产品,你的定位,你要永远把你的客户都当成朋友,不要有一点光去为了挣钱去做这个事业。我接触这么多人,行里的最后研究的结果是纯为了挣钱做这个事业,这个事业肯定是做不好的。要把你的质量把好关,把工艺做好,是不是严格按照传统的工艺去制作。现在比如说我们一件产品跟市场的一件产品,我们自己都说差一倍的价格都太正常,从材料的前期处理烘干也好,开料也好,选料也好,到木工结构制作,雕刻工艺制作,到后期的大工完毕。有的客户去我们公司,这些都讲,要光看价格,这个生意没有办法做成。

  【主持人】:家具的价格差距这么大,有的差十几倍、几十倍,主要在哪里?

  【杨波】:差不了那么多,差一倍、两倍都可以,到几倍不可以。我所说的同样材料差一倍的价格,就是后期的制作差一倍的价格。如果再掺假的话,我没有去衡量。

  【主持人】:这不好说了,因为不是同一平台的竞争。说说您扒房的事,有人说您以前是扒房专业户,现在成为植树专业户,能讲一讲这个故事?

  【杨波】:02年、03年说过,就是老去民间去,没有意识想房子是不是黄花梨的,果然一次发现一对门,这个门是黄花梨的,阁楼的柱子很明显的能看到,进去能看到,房顶没有去研究过。看这个门 是黄花梨,再看门框又是黄花梨,它上面的横梁还是黄花梨,这么一点点往上推,那是我拆的第一套房子,但是这套房子是比较顺的一套,几乎跑了两三次谈好以后这个东西我就拿到手了,简直是几个晚上睡不着觉,门板是五公分厚,一个门是两片,一个门板当时出了三个嫁接案,两个独板的,一个是两个拼起来的。我客户买了,已经增值了十倍差不多。

  【主持人】:有没有统计这些年拆了多少房子?

  【杨波】:没有了,我跟下边的人说赶紧找房子,最多的一个房子里六根梁全是黄花梨,有的一个房子可能就两个柱子,有些隔板是黄花梨的。不顺的房子有一个我都跑了两年时间,从开始发现这个房子,他们家是弟兄三个,一开始跟老大谈,老二不在家,又老三不在家,一开始是价格上,价格太便宜了,那个房子是2000年发现的,六根梁要了19万,开价19万,当时我说买东西有一个心态越便宜越好,我说给你17万算了,便宜两万块钱估计能接受,他说商量,商量的过程中,回来的路上,我觉得差两万块钱,加一万块钱肯定会同意,在路上跟他说18万,他是商量,等半年我又去了,我好不容易发现这个房子,找的过程中,他们价钱又提高了,说要36万,的半年时间给我涨了一倍。因为我们在收的过程中,你越收它的价值越来越高,36万的价钱当时觉得也便宜,也应该要,我给他拿两万块钱的定金,他说我们拆房要看日子,黎族那边很迷信,老房子拆房肯定要好好地选好日子以后才能拆,一选日子又半年,钱在那里放着,因为他们打电话通信也不是很方便,我还通过人找他们。后来又去了,再去了他们哥几个说不拆了,就通过中间人说好话,这个东西什么时候拆什么时候给我,两万块钱我也不要,他说不行,你把两万块钱拿走吧,把两万块钱退给我。在这个过程中,他就想多卖钱了,当然后来这个东西还卖到我手里了,100多万拿回来。很多房子就一根梁等着拆房,其实也挺累的。说拆房专业户也就拆了十几套房子,因为确实很难。

  【主持人】:这些房子的价值连城。

  【杨波】:也没有,因为当时这个房子不是很多,就是盖这个楼,因为盖这个房子花了50多万块钱,先说好,这个房子多少钱,人家盖那个楼,那个楼花50万块钱盖是最好的。

  【主持人】:后来听说您又变成植树专业户了,这是怎么回事?[page]  【杨波】:这也是偶然。我们总去民间,很多民间有些拆了房以后,房的底盘都有,还有民间家里面的绿植,都是把黄花梨的树片插上做植物绿植,没有想把这个东西做投资性去做,因为发现了很多。因为跟海南几个朋友关系特别好,有一个一直比我搞黄花梨早得多,他收黄花梨是卖药材,一直搞药材,在民间收这些材料。他们家栽很多黄花梨,我在民间也看过直径大概30公分,我也照过照片,黄花梨的种都带回来了。当时我这个朋友有一片果园,这个果园周围的篱笆是插黄花梨做篱笆,这里有一点空地也栽的黄花梨做点缀,我看挺好,我说能不能把黄花梨种植起来,他说我们这个地方有很多人种黄花梨,农民做绿植。我是很好。他有一个哥哥是当地的村委书记,他说了算,一个口头协议,因为这么多年在海南弄的黄花梨确实心里边感悟了很多。作为黄花梨来讲,按当地政府保护来讲都禁止出岛的。我们在那里把民间收购回来,一想这个黄花梨将来还得要。通过这个以后,跟他们一商量,投资也没有多少钱,当地农民一棵才三毛钱,当时计算了一下能种几十万株,我说你在那里负责种植这个。大概前后三年时间大概20多万株。

  我得了黄花梨的瘾

  【主持人】:您把植树作为一种投资吗,我听说您种的黄花梨可能五百年后才能成材,您为什么干这样一件事?

  【杨波】:没有投资这个意识,就是自己也想做点什么,第一投资这个没有花多少钱,种这些树。第二,宏观上来讲,我们抢救了这些黄花梨,从我们个人来讲,我也得了黄花梨的瘾,企业发展到现在,也是沾了黄花梨的光了,包括海岩老师也称我是黄花梨大王。在这种动力下就做,我们选的这个地段给当地美化很多,现在有的树长到一米七八了,长得非常快。将来从这方面得益跟我没有关系了,包括我儿子也没有关系。

  【主持人】:是说三百年以后才可以成材。

  【杨波】:它一百年就长得很粗,但是真正里面的肉很少。

  【主持人】:我们家具是用树中间的芯。

  【杨波】:白蚁是长虫子。我们这个材料过去砍伐树不是砍伐完了就完了,就是在原始森林里扔着,白蚁全是吃,蛀完了粉路才拉回来。

  【主持人】:古典家具行业为我们中国人争了光,但是回头看到我们自己行业的发展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人才问题,材料稀缺刚才讲到了,能不能讲一讲目前从事这个行业这块人的情况。

  【杨波】:基于这样的因素,说到这里,一个是人才、一个是材料。因为材料高峰是从去年开始,复古潮的升温从去年急遽升温,不光是中式家具,包括中式装修,中式房产都是如此,中式的房子卖得价位比较好,我觉得那个地产商是很丰厚的收益。中式装修也是一样,现在我的好几个朋友家里装修就是简约,讲究中式的风格,也是很迅猛的。当然销售更是一大块了。每年就我所知,每年的全国生产厂家在以40%到50%的速度在递增,这几年简直势不可挡,比如我们俩今天合伙,明天就分开,你干一摊,我干一摊。原材料别提了,每年原材料消耗能力应该升温在300%,就是每年的需求量。去年到现在是这种速度在递增。比如过去中国一年能够吃一百吨,可能现在能吃到三五百吨。原材料的需求也是很迅猛。再有是现在觉得因为人才不成正比,我们怎么能够把人才分布好。比如说十个人吃两个主要的,如果一百个人还是两个主要的,产品肯定做不好。希望我们同行在制作的时候把我们好的人员利用好,怎么能够也在工厂增加人手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我们的质量,把这个产品流传百世。因为我们这个产品也在书里写过,一个好的产品真正严格按照产品工艺去制作的话,一件产品用三五百年都是正常的,如果没有严格按照结构,传统的工艺去制作的话,按照现代工艺去制作的话,你可能只能用50年甚至到一百年,这样不仅仅是浪费我们的资源,还提高了我们使用者本身的价格,可能你买东西的时候多花了几万块或者多花了点钱,如果多用一百年的话,本身也算便宜了。

  再就是材料紧张了,包括东南亚也好……

  【主持人】:材料储备源头是哪里?

  【杨波】:东南亚,紫檀是在印度,比如说越南,越南来讲,它的香脂木一棵都不能砍伐,现在抓砍伐的人跟卖毒品是一个待遇,都是很凶的。为什么大批量从越南过来,都是从老挝到越南然后转过来的。因为老挝那边,中国人在那边很难打交道,越南倒这些材料都是带有黑社会的性质。

  【主持人】:在前面的理解当中,古典家具,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是民间的能工巧匠,一般很多从祖传一代代传下来,现在我们国家对这块人才的培养有没有专门的机构在做,现在从事这行业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在做?

  【杨波】:目前还是刚才你所说的民间手工艺,亲戚靠亲戚,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因为还没有真正的培养学校,没有这样的组织。

  【主持人】:人才是一个很稀缺的行业。刚才您也讲到了资源也非常紧张,我们大部分的资源还是依靠像越南这些地方来进入国内,在这两个大的制约因素之下,我们下一步如果再发展壮大的话,怎么办?有没有一些解决的办法,我们会做什么样的政策调整?

  【杨波】:很难解决,只能说我们的材料在降低了,比如说花梨,东南亚地区的花梨材料非常多,还有我们没有开发出来的原始森林也非常多。真正的红木,像海南黄花梨在未来三年到未来的两百年肯定是断档时期,肯定不会再有的。有的人说比如一套柜子,最初卖四万、五万,到现在卖三十几万,几年时间差这么多倍,有的人说有没有升值空间,我说这个升值空间非常大。可以作为投资行业去做,包括去年在上海花旗银行跟我们搞一个活动也是,尤其是近三年来投资这个行业,当然这些人还没有去卖,有的是通过我还有通过自己转出去的,不能说卖了,确实也得了很高的回报,有的人没有卖,但是知道这个东西升值了,一对顶箱柜,原来买才三四十万,现在都两百多万,差了很多。材料在一点点短缺,能够制作出来一件产品确实很难,升值空间非常大。包括紫檀也一样,光今年上半年原材料,黄花梨紫檀升值原材料都是在50%左右,这是半年的时间都升值了50%。你不做家具,投资买材料,把这个材料买回来肯定是赚钱的。红酸酯半年时间也是很高的回报。演变到家具上肯定也这样了。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行业的前景怎么样?

  【杨波】:前景非常好,但是材料受制约。比如说三年黄花梨不要再想了,酸酯包括紫檀也一样,十年、八年以后,估计很难得了。

  【主持人】:近几年来把收藏古典家具作为投资成为了新热点,您对古典家具收藏的爱好者有什么建议?

  【杨波】: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确实有经济实力的话,首选肯定是海南黄花梨,这个回报是最高的,因为东西少,物以稀为贵。其他注意这件产品的形与韵,在收藏过程中,如果说经济条件不是很高,这是红木,这是红酸酯的产品做工到位,这个也是没问题的。我认为现在哪怕是真正说俗点最好吃不贵,性价比目前最好是红酸酯,我认为红酸酯今年下半年跟去年起码差一倍的价格,升值空间已经到了100%。通过这么多年,我感觉到它的硬度、密度,各方面综合起来,它的价格很便宜,这个是作为收藏入门也好,纯属使用的话,这个东西不会亏的,保证有回报,肯定不是说只是保值而言,肯定是升值的。大的收藏爱好者收藏我们黄花梨的人,那个时候花了五六百万,现在都值好几千万。有的我们自己还往回收回,去年卖的三位独板50万卖的,今年打电话说一百万给我,他说不可能。还有顶箱柜,有很多东西我都想收回来,因为那些东西是老的,我打磨新的,再卖,往回收已经收不回来了。

  在收藏过程中,首先在产品上也有一个奥秘,比如说你纯属为了使用,我们在不失明清家具风格上,就按照你的使用去购买,你在边边角角也好,弄断也好,这些东西在将来升值空间是最大的。一个案子在目前来讲是没有几个钱,但是从历代来讲包括明代,案子升值空间是最大的,也是回报率最高的,当然经济条件好的话,肯定越大件的东西回报率越高。

  【主持人】:今天只能聊到这里,因为时间的关系,但是我们从今天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了解了非常多的关于红木家具的知识,包括刚才我们讲到的关于收藏,我们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非常感谢今天的专家为我们带来这么精彩的内容,这期访谈到此结束。谢谢您!

分享到:
收藏:0